二二一三

花 | 你 | 爱意

【十世劫 九回】爱欲与哀矜

 

* 机器人设定,有主体意识会思考

* 标题是之前看过的一本杂文的书名,不妥请告知 

 

01.

毕雯珺拧上最后一颗螺丝钉,捏着李希侃的脸左右端详:“零件没有老化,系统也自动升级到了最新版本,没出什么问题……你那公司干什么要送你返厂维修?”

“不是……”李希侃轻轻拨开毕雯珺的手,他揉了揉自己的有些泛红的脸说:“我看到网络上有评论说我唱歌的时候没有感情,我自己扫描了一下,发现我的指令寄存器里没有情感类数据。”

 

毕雯珺是科研所的一名工程师。

22世纪末智能机器人呈井喷状态出现,MR公司看准市场,决定要推出一款全能型的优质偶像。论高质量全面模版化,没什么比智能类人型机器人更合适了。所以,MR高价投资开发毕雯珺所在的科研所,那是毕雯珺负责的第一个项目,创造初代目偶像机器人型号J。

就是后来的李希侃。

毕雯珺专注收拾自己的工作台,声音里听不出情绪:“所有机器人在制作的时候,默认选择不录入感情系统。”

李希侃神色黯下去:“你是不是也觉得机器人不应该有感情啊?”他向毕雯珺亮出通讯器存储的视频,小小一方屏幕里装下漫天满地的蓟色花海,“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说喜爱我,不远千里来见我,可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喜欢和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一点都体会不到。”

毕雯珺认真思考了一下,照着脑海里记住的资料一字一句说:“爱本能发自于人内心,耽溺时令大脑产生愉悦感,所以世人认为爱即是美好。”

李希侃扁扁嘴:“我对于爱一点概念都没有。”

安静了一会儿,李希侃突然开口问一句:“毕雯珺,你有爱过人吗?”

毕雯珺停下手里的工作,目光沉沉地看向李希侃。

“你是人类诶!”李希侃双掌合击:“爱是人类的本能,你可以教我啊,教会我什么是爱。”

毕雯珺眨一下眼睛,突然勾起嘴角笑了:“你要怎么学啊?”

李希侃的运算系统飞速运行了一瞬,内存器啪一下亮起了一盏小灯泡:“呐,你有人类本能的爱欲,我有详细完善的爱情理论,实践出真知,或许我们可以一起研究一个相爱的项目。”

毕雯珺还是在抿着薄唇,挑挑眉不说话。                                                                                                                                                                                                            

“我说,”狐狸眼里噙满慧黠的笑:“毕雯珺先生,你愿意当我的爱人吗?”

毕雯珺颊边的酒窝愈发深,他垂下眼,庄而重之地点头:“好。”

 

 

02.

相比于自己,李希侃觉得毕雯珺更像一个机器人。

苍白冷硬的工作袍往他身上一挂,严丝合缝地不留任何余地。工作时专注、高效、一丝不苟,严肃冷静到漠然,从里到外都是一板一眼。

工作狂机器人。

李希侃偷偷往终端备忘录里加一条。

他趴在办公桌上,胳膊驮着脑袋,一点一点仔细观察毕雯珺。

男人的眉眼极出彩好看,明明鼻子嘴巴下颌角,大理石凿刻一样,线条锐化标准到透出凌厉。可一对上这双含情的眼,所有冷淡疏离感统统被眼角痣春风化雨般柔柔抵消掉。

如果人类也像机器人一样可以定做的话,那毕雯珺的父母一定是倾尽了毕生心血来打造这件艺术品。

毕雯珺摘下护目镜,眼见李希侃一瞬不瞬地朝向自己坐着,细长的眼睛眯起来真不好判定那机器人是在醒着还是在休眠状态。

“我不是说了今天会迟点下班吗,你在这呆多久了?”

李希侃对毕雯珺笑一下,弯着眼睛说:“没关系,等待也是爱的一部分啊。”

 

机器人李希侃决心要学习怎么去爱。

他追着这个问题把创造出自己的科技工程师毕雯珺没日没夜地念叨了很久。

母胎单身的毕雯珺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索性把古今中外相关爱情题材的诗歌小说论文都给李希侃系统录入一遍,根据材料分析提取出来个爱情修炼课程。

李希侃翻着厚厚的的资料,在毕雯珺的办公室里旋着办公椅愉快转起圈圈。

小奶音里满满都是得瑟:“我现在也算是一个理论上的爱情大师了啊。”

毕雯珺撇撇嘴,不可置否。

李希侃又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看看你,作为一个人类,连基本的爱都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说出来真丢人类的脸。”

 

在毕雯珺过往二十多年的人生里,确实是没想过怎么去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他有能力,有高智商,有好的皮相,有自己亲手制造出的机器人。

他活得冷清又克制。

爱情这件事吧,无伤大雅。

他并未真正得到过。 

“走了,按照我编排好的课程,今天要进行初阶段的约会。”李希侃戴着口罩在门口向毕雯珺招手。

现在也应该开始渴望了。

 

 

03.

尘世间小年轻们的约会,来来去去不过都是那几样。

吃饭电影逛游乐场。

李希侃拖着毕雯珺,在主题公园里浪荡几圈之后其实也兴致泛泛,再精美巧妙的娱乐设施在他眼里都是一堆梦幻泡泡和粉红童心包装出来的破铜烂铁罢了,没什么好被吸引的。

不过毕雯珺在身边,李希侃面上看起来还是很兴高采烈。

兴冲冲找到卖小吃的摊位,服务员一边打刨冰一遍介绍优惠活动:“买情侣套餐送20个夹娃娃币哦。”

李希侃豪爽地拍板:“那就要情侣的!”

~ ~ ~

李希侃大步流星向前走,背后拖了长长一串大头短腿小娃娃。

昂首阔步,背影里写满嚣张。

毕雯珺跟在后面,觉得那公仔串串晃得自己脑瓜子疼。

“这么喜欢玩偶啊?”毕雯珺忍不住问。

李希侃点点头:“嗯,喜欢的。”

 

其实也没有。

硬盘里的爱情理论说一方做出某事让另一方觉得可爱,才会青睐有加。

说来还有点不好意思,我皮下是冷冰冰的机械,可我总要借助点什么东西,让你觉得我是鲜活灵动的,是有血有肉的,像人类一样的活生生的可爱。

或许这样你就会觉得我跟其他机器不同了。

 

李希侃蹲路边上在一堆娃娃里挑挑拣拣,最后拿出一个塞进毕雯珺怀里:“喏,礼物。”

太阳斜斜挂在西边,零食车叮叮当当,载了一车的爆米花棉花糖行驶过去,留下满空气的甜腻。

毕雯珺低头看看那澄黄色的小狐狸玩偶,小狐狸玩偶也一脸谐谑地回看他,一双狐狸眼细细长长,十分狡猾机灵。

毕雯珺问李希侃:“你那课程里是不是有写到情侣间要相互赠送礼物,你想要什么?”

“我要天上的星星你送不送啊?”

毕雯珺抬眼与李希侃对视,那人说完就自顾自地在笑,细长的眼向下弯着,像他送给自己的那只小狐狸,调皮刁钻又可爱。

毕雯珺站在原地沉思。

“鉴于你这次没有准备好,”李希侃扯下口罩,眨眨眼睛,“可以先用一个拥抱来抵。”

“你说什么?”

李希侃蹲在地上向毕雯珺张开手,是一个索求拥抱的姿态。

“你快来抱抱我啊。”

毕雯珺怔楞片刻,然后他伸出手轻轻地、珍而重之地把李希侃揽入怀中。

所有约会到最后似乎都是有再见吻的。

毕雯珺低下头,却发现李希侃整张脸都窝在自己肩上,就留个头上箍着的狐狸耳朵对着他。

夕阳打在上面,毛绒绒细软软。

他情不自禁,轻轻吻了一下狐狸耳朵。

 

你听见了吗?

我心里有只小狐狸在乱撞。

 

 

04.

李希侃这段日子都在连轴转。

活动,见面会,舞台排演,桩桩件件,样样在透支他的蓄电装置。于是他很坚决地给自己了安排一个休息日,拎着小包袱哐哐敲开毕雯珺工作室的门。

你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反正我俩就是要在一起的。

只是没想到毕雯珺更忙。

新承接的项目设计大约被合约方催得很急,所有事情乌泱泱压在毕雯珺肩头,压得这个年轻人眼底一片青黑。

李希侃不想打扰毕雯珺的工作,可智脑分析出的结果结合课程安排得出谈恋爱就是要腻腻歪歪地在一起。

他从书架上随便抽出一本书,一本正经地坐在毕雯珺办公桌对面,雄赳赳气昂昂翻开第一页。

还没安静下来五分钟,毕雯珺眼尾就瞥见李希侃以一种老僧入定的怪异姿势躲在立高的书后边。

不知道是大意还是有意,李希侃连开小差都开得不怎么专业,他暗戳戳在智脑里面开启远程游戏联机模式时没有调好静音,书后面在断断续续传出来微弱的游戏音效。

毕雯珺整个下午就一直伴着李希侃“上上上上上!”“我开路你掩护赶紧的!”“这波垃圾操作你返厂重修吧!”“快给我血包!”的哼唧声来工作。李希侃玩急眼时还会联动操纵系统,他每克制地锤一下桌底,毕雯珺就得淡定地换一张设计稿。

游戏总有玩腻的时候,这时李希侃调整回日常模式,假模假样翻看面前的书。

其实看书也没有多认真,他还要时不时分神出来偷偷摸摸看一眼毕雯珺的脸。

那人分毫不动地在伏案工作。

图稿有什么好看的?有我帅气吗?有我腿长吗?有我白吗?

还真比他白。

李希侃忿忿瞪一眼对面设计稿上方方正正的几何线条。

该不是在外面有别的机器人了吧?!

李希侃被自己处理器里冒出来的话吓一跳。

 

毕雯珺算完最后一个数值,从复杂繁冗的编程中抽离,突然意识到刚刚吵个不停的人突然安静下来。

抬头一看,不仅安静,李希侃整个人就像寒风中萧瑟的苇草一样趴在桌子上,肉眼可见的蔫颓。

毕雯珺站起来走到李希侃身边,俯低身呼撸一下他的头毛:“怎么啦?”

李希侃不肯抬头,声音闷闷从桌子里传出:“我病了。”

毕雯珺,我病了,可能病得很重。

 

 

05.

机器人生病了可还行。

“我刚给你打上的补丁,怎么可能会中病毒?”毕雯珺说完就磨刀霍霍掏出螺丝批。

李希侃噌一下坐起来:“别动别动,按课程安排我就是病了!”

毕雯珺了然,他把工具放回兜里,笑吟吟问他:“那按照你的课程,后面是怎么安排的?”

李希侃严肃认真地说:“你得照顾我呀,嘘寒问暖懂不懂?”

“哦,那你现在觉得难受吗?”

“我很难受,我的运行变慢了,CPU的温度比平常高16摄氏度,操作支撑编号135的那根承轴屈伸困难……”李希侃苦津津皱起脸:“我是不是要报废了啊?”

毕雯珺觉得好笑,“差不多了,运到废品回收站应该能卖20块钱一斤。”

李希侃不接话茬,他锲而不舍向毕雯珺撩起刘海,脸红红地说:“你快看看我有没有发烧?”

毕雯珺笑容漾满眼底,伸手去摸李希侃的额头。

机器人没有体温,可掌心却触起一片温热,还似乎电击般酥麻了一下。

感觉有股小电流密密刺刺地从指尖窜过去,不疼,但直直窜进心底。

原来恋人间真的是会有触电的磁场,毕雯珺心里喟叹,手掌缓缓向下抚摸李希侃的脸。

……

可不是会触电嘛。

电池噼里啪啦一直在漏电!

 

毕雯珺抽回手,只觉得眉心发痛:“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李希侃下意识大声反驳:“你脑子才进水了!”

毕雯珺板起脸,冷声道:“你CPU受潮,电池开始漏电,再晚点主板都会短路。”

处理器分析结果得出毕雯珺真的在生气,李希侃一时不知所措,只能轻轻拉一下毕雯珺的衣角,带些讨好的意味。

可那人不为所动,冷着一张俊脸。

李希侃觉得委屈,嘟囔着解释:“我是真的不知道……舞台效果……一不留神就……不是故意……”

男孩子的声音软到发闷,隐隐似乎还有哭意。

毕雯珺叹口气,揉揉李希侃的脑袋,无奈地说:“你脱好衣服到休息室等我。”

李希侃猛地抬起头,眼角还带着泪光点点,他攥紧衣领叫道:“你要干什么?爱の惩罚吗?!”

毕雯珺扶额:“帮你检测维修。”

“噢,好吧……”李希侃有些赧然,滑下凳子嘚吧嘚先跑走了。

 

 

06.

爱发自于心,但很多人都觉得它没有用。

人活一口气总要带着自己的使命生存下去。

李希侃的使命是要当一名合格的少女偶像,毕雯珺的使命是要做一位出色的科技工程师。

科学家耐住寂寞于无数个鲜为人知的日夜里搞创作。

偶像则是要活在千万种目之所及之处尽情散发光和热。

说白了俩人就是聚少离多。

 

李希侃百忙之中还是严格课程表每天给毕雯珺发信息,谈谈智脑检测到的天气,为演唱会录入的指令有哪些BUG,还有在机场里某个叫声呼天抢地的女粉丝……

毕雯珺没办法马上回复他,一般要过个几分钟甚至几小时才会接上李希侃的话。

只言片语几个字符,李希侃都仔仔细细在储存器里建立文件夹存好。

爱虽不是必需,但也不可或缺。

 

 

出道3周年演唱会,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可谓是盛况空前。李希侃站在偌大的舞台中央,接受千万人驻目。

应援声如山呼海啸涌来,蓟色的光挟着舞台闪灯,紫一道白一道划过李希侃眼前。这么多人把喜爱沉甸甸抛过来,他觉得眼眶酸胀,没来由的。

机器人明明没有眼泪。

身体里面纵横交错的钢筋电线刺啦啦提醒着他。机器人没有主观创造力,他在台前所有的舞步动作都是智能芯片录入的编程指令。

可似乎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最后一个动作完成,一道光从李希侃抬高的指尖乍开,霎那间整个舞台有银河星流坠下。

他倏忽鹄立于星河闪烁间。

整个演唱会的气氛被推高到顶点。

没人跟李希侃说过这个环节,他下意识抬高头看会场终点的中央操作台,隔过刺眼的星光和重重布幔。

毕雯珺就站在那后面,对自己柔柔地笑。

 

原来风花雪月里字字暗藏了情意,思念在在山高水长里绵延,久处当然也有乍然的欢喜。

他明白何谓爱。

他有了爱人。

 

舞台降落之后李希侃没有理会围上来的工作人员,妆也来不及卸,急急忙忙向操控室跑去。

毕雯珺在那等他。

下一秒,他就扑撞进那人的怀里。

毕雯珺抱稳李希侃,凉薄的唇摩擦过他的耳畔:“我摘星星给你了。”

李希侃抬起脸向毕雯珺靠近,两人贴得紧紧,鼻尖抵着鼻尖。

他不由自主闭上眼,毕雯珺的呼吸兜头盖脸笼住自己。外头熙攘吵闹,可李希侃却觉得这小小一方天地出奇安静。

只有人类的心跳声,扑通扑通,震耳欲聋。

 

 

07.

爱,是一种生命现象。

深植于人心内部,纯洁而又深挚,蕴藏了最深沉的珍重、眷顾和牵念,无论世事如何变迁,爱却永生不止。

李希侃作为一个机器人,无端端生出了想要去学会爱的想法。开始只是小念头萌颗芽,后面被工程师毕雯珺浇灌出日益壮大的势头。

爱到极致,衍生出欲望,彻底占有的欲望。

李希侃就着智脑搜索出来的这样一个没有太令自己心虚的由头,收拾大包小包,带上自己全部积蓄,堂而皇之地敲开毕雯珺的家门。

 

“我处理系统里面没有关于缓解欲望的数据,这个你也给我录入一下?”

 

 

 

 

TBC.

最后一世 是炒鸡可爱的@盐五许_  

 

- 杂七杂八小剧场

·关于心动

扑面而来是温热的气息,呼吸之间渐渐浓烈。

李希侃对上毕雯珺的眼,感觉自己的过快的心跳速率在喧嚣,某种不知名的情绪要溢出胸腔。

“糟糕,难道是心动的感觉?”

“是你的数字信号处理器在提醒你电池快要没电了。”毕雯珺把电源插进李希侃头顶的充电口内。

 

 

·关于情感

事情起因也不怪李希侃反应慢。

他是看到同一批出厂的小黑开始排队领号返厂植入情感传感器的时候,才发现的不妥。

自己似乎天生的感情充沛,充沛得有点过剩。

于是李希侃开门见山地决定跟自己的创作者毕雯珺聊聊。

“你不是说机器人在创造的时候默认选择不录入感情系统吗?”

毕雯珺被拆穿了也不恼,他骄傲地昂起下巴:“我取消了默认选项。”

 

 

·关于出差

卧室里放一只不大的行李箱,毕雯珺正有条不紊地往里面码东西。

李希侃坐床上晃荡着腿,笑嘻嘻看他给自己整理。

“电充满了吗?”

李希侃摸摸头上的小揪揪:“充满啦。”

“润滑油自己会上吧?”

李希侃展示一下自己那聊胜于无的肱二头肌:“放心,灵活得很。”

“哦,还有最后一句叮嘱。”

“什么?”

“记得想我。”毕雯珺凑过去亲亲李希侃的脸。

那一刻,李希侃的处理器正飞速运转出大串大串的、意义不明的代码。

 

 

·关于亲缘

毕雯珺接了一个智能仿生物猫的私活。

李希侃回来的时候饶有兴致地跟那只猫逗弄了一阵子。

“老毕,这猫长得还真像你嘿。”

“论亲缘你跟它比较接近。”

李希侃眉头一皱。

“这只猫是用你当年剩下的钢钛合金做的。”

“这颗螺丝钉跟你后腰那颗的旋入位一模一样。”毕雯珺面无表情托起猫爪子。

李希侃捂住他的嘴:“好了你不要再讲了!”

 

 

 

END.

一起飞呦嘿~

椰子饭:

我伫立晦暗山巅,犹如诸神黄昏历经沧桑满目疮痍,岁月挽歌回响荡过林间。

轮回百转,再次踏入三途河畔,故地重游,醉梦于此。

它化作虚无缥缈,
目光触及之处,熟悉面孔映入眼帘。

“原来是你。”

——

本次活动日期为7.01-7.30,主题内容是十世情缘,分别为古代、民国、现代、未来、末世,五个时期的十个爱情故事,最后一篇为总章,共十一篇人物不写死亡。

下面是各位老师们,最后图片授权在第二张。

@永野芽不郁

@焦糖豆子茶

@零下二十度

@你这愚蠢的土拨鼠

@松井里脊

@活在半夜

@四季奶暮

@陆及无惘

@二二一三

@盐五许_